社会保障让改革开放成果惠及每个人

  社会保障让改革开放成果惠及每个人

  □ 本报记者 陈磊

  引言

  建立统一的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;  

  打通职工和居民两大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衔接通道,实现机关事业单位和企业的养老保险制度并轨;

  整合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,维护城乡居民公平享有基本医疗保障的权益;

  ……

  改革开放40年来,我国社会保障制度随着改革开放大潮不断向前推进,从只保障国企职工到基于劳动权保障所有劳动者,从保障全体劳动者再到对全体居民的保障,实现了我国社会保障制度真正意义上的统一,也对全体国民实现了全覆盖。

  头发花白,上身套一件白色汗衫,下身穿一条灰色休闲长裤,手摇一把蒲扇,说话慢条斯理。

  今年8月初的一天,在北京市昌平区一小区健身广场,《法制日报》记者见到了72岁的陈天河,他住在儿子陈平家,帮着带孙女。

  “我们全家都是社保改革的受益者。”陈天河对记者说。

  上世纪80年代,陈天河所在的煤矿企业参加了社会保险,所以不论企业效益如何,他都可以从社保机构按月领取养老金;他的老伴儿一辈子没有固定工作,后来参加了城镇居民养老保险,如今也在按月领养老金;他的儿子陈平在北京一家IT企业上班,“五险一金是必须的”。

  陈天河一家的经历,正是我国改革开放40年来社会保障制度改革进程的一个缩影。

  强化政府管理体制

  为社会保障改革做相应准备

  陈天河原籍河南省南阳市,从小生活在农村。

  由于家庭经济条件差,在村小学上两年后就辍学在家,帮着父母干农活儿。

  17岁那年,部队到陈天河所在的公社招兵,他应征入伍,成了一名军人。

  几年之后,陈天河复员回家,刚好赶上一家国营煤矿到当地招工。

  当时,在陈天河看来,如果能够成为国营企业的工人,就意味着有了“铁饭碗”,不但每月有工资,生老病死都由国家管。

  陈天河报名后,很快就通过招录,成为这家国营煤矿的一名职工,端起了“铁饭碗”,户籍也迁到了煤矿所在地的城市。

  中国社会保障学会秘书长、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副教授鲁全告诉记者,我国当时实行的是劳动保险制度,主要覆盖城镇企业职工,职工的个人福利与生老病死由企业负担,可以称为“企业保险”,而不是“社会保险”。

  1978年夏天,陈天河的儿子陈平出生。

  与父亲不同的是,陈平的户籍跟随妈妈,仍在农村。陈天河对此倒不担心,他知道,根据当时的煤矿政策,他退休之后,儿子可以接班。

  但陈天河不知道的是,陈平出生这一年,在我国发展历程中意义深远。当年,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,拉开了我国改革开放的大幕。

  陈天河还不知道,当年5月,经第五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则批准,国务院颁布了《关于工人退休、退职的暂行办法》和《关于安置老弱病残干部的暂行办法》,取代此前的劳动保险制度。

  在鲁全看来,这两个“暂行办法”仍规定主要由企业承担职工的社会保障责任,没有对当时的劳动保险制度进行根本性改革,“社会保障制度改革作为社会政策,会稍微滞后于经济体制改革”。

  1982年2月,原劳动人事部发布《关于积极试行劳动合同制的通知》,劳动合同制作为对“包办就业、终身铁饭碗”的矫正措施,走上历史舞台。

  接着,1984年,我国开始尝试养老保险费用的社会统筹,在江苏省泰州市、广东省东莞市等地开始试点,引入个人缴纳养老保险费机制等。

  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郑功成认为,改革开放初期,我国出台了多项相关制度,强化政府对社会保障的管理体制,为社会保障改革做出相应准备。

  社保进入改革年代

  社会保障制度框架初步确立

  1986年,无论是对陈天河来说,还是对我国社会保障制度改革历程来说,都是值得铭记的一年。

  过完春节,煤矿所属的矿务局下发通知,根据上级政策,凡是两地分居的职工,可以随迁家属,同时办理农转非手续。这意味着,陈天河可以依据这项政策把妻子和儿子的户口迁到自己身边。

  1986年4月,第六届全国人大审议通过《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七个五年计划》,其中不仅首次提出了“社会保障”的概念,而且还设单独章节阐述了社会保障改革与社会化问题。

  3个月后,国务院颁布《国营企业试行劳动合同制暂行规定》,明确规定国营企业将以劳动合同制取代计划经济时代的“铁饭碗”,同时规定合同制工人的退休养老实行社会统筹,并由企业和个人分担缴纳保险费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